中午1點,74歲的汪亞芳再次走進廚房。水龍頭扳開,滴水未出;擰開燃氣竈,只有“嗒嗒嗒”的空響。轉過身打開冰箱,汪亞芳皺皺眉頭:“速凍的水餃都快化了。”
  她重新慢慢地踱回客廳,在一個罐頭瓶子里拿出幾塊碎核桃。這一罐核桃,也是汪亞芳昨日的中午飯。
  家裡其實是有肉有菜的。昨日上午,老伴兒楊宗長買了兩根玉米,一塊五花肉,還有半斤蒜苗。汪亞芳原本打算中午吃蒜苗回鍋肉,但一場意外的停電,不僅破壞了計劃中的午餐,還帶來諸多麻煩……
  情景一
  正常午餐擱淺 只吃了幾塊核桃
  74歲老人汪亞芳,家住9樓。停電後,午飯沒法弄,想給女兒女婿打電話,但“他們上班都忙”,便作罷
  停電大約是在上午十點多。當時,汪亞芳剛剛把81歲的老伴兒楊宗長送出門。大概半小時後,卧室里的電扇就不轉了。汪亞芳一打聽,小區停電了。她替老伴兒慶幸:“要是再晚點出門,他就只有走下樓了。”
  9樓,對於兩位平均年齡近80歲的老人來說,確實不算低。
  送走老伴兒,汪亞芳拿出了自己的十字繡,這是她的日常愛好。繡到中午12點,放下針線,汪亞芳走進廚房,開始準備午飯。方纔還在為老伴兒慶幸,這會兒她自己卻犯了愁:“沒電,沒水,還沒氣。”她反反覆復地扳了幾次水龍頭,又擰了幾次燃氣竈,最終確認,家裡的水電氣全停了。
  時間已經接近中午12點半,此時,74歲的汪亞芳腸胃里的抗議已經舉行了不止一輪。四處搜尋,她找到了早上剩下的一個煮雞蛋、一罐核桃、半包蛋捲、兩包藕粉,以及一小包速溶椰子粉。吃了雞蛋,又嚼了幾塊核桃墊底,汪亞芳找了點開水沖了藕粉,但過夜的開水溫度不高,藕粉沒沖開。至於半包蛋捲和椰子粉,都被汪亞芳直接放棄。她血糖有些問題,不能攝入過多糖分。
  昨天的早飯,汪亞芳喝了一碗稀飯,吃了一個雞蛋。中午只是吃了幾塊核桃,有些不解決問題,她繼續在家裡搜羅,但再無所獲。本來想給女兒女婿打電話,但想了想,汪亞芳又放下了電話:“他們上班都忙。”
  情景二
  一塊月餅充饑 像個小女生喊餓
  沒有水電,81歲老伴兒回家只好用陽臺上澆花剩下的水,為汪亞芳蒸兩根玉米和一袋餃子
  下午三點,老伴兒楊宗長打來電話,說已經到樓下了。餓了小半天的委屈,似乎一下找到了傾瀉的出口。74歲的汪亞芳,嗔怪的口氣像個粘人的小女生:“你給我買點吃的回來嘛……我也不曉得吃啥子……哎呀,你好生想一下我平時愛吃啥嘛……啊,家裡有月餅啊,我不曉得你放在哪裡的嘛。”
  在老伴兒電話指引下,汪亞芳在客廳桌子下,找到了一塊月餅。“呀,甜的。”稍作猶豫,她又愉快地繼續吃了起來:“太餓了,不管了。”
  吃到一半,樓道里傳來楊宗長的大嗓門。這位81歲的退休老人,不僅從樓梯走上9樓,而且還抱著一盆從沙西線花市買的蝴蝶蘭,連上花盆和泥土,總共近10斤重。
  進了家門,楊宗長喝了一口水,忍不住埋怨:“電梯咋會沒電呢,太惱火了。”
  看到汪亞芳還坐在沙發上吃月餅,楊宗長沒顧得上打理新買的花,轉身進了廚房。汪亞芳重新坐回客廳,留下楊宗長一人在廚房忙活。沒有水,做飯是不行的,他想起陽臺上還有澆花的水,取了一瓢倒入鍋里,放上蒸籠架子,準備蒸兩根玉米和一袋餃子。
  停電後的“眾生相”
  2歲小孫女沖奶粉受影響
  “事先也沒個通知,啥子準備都沒有。”家住14樓的65歲楊志旭說,上午停電時,他接了半盆水,中午將就著蒸了點飯吃。昨日停電,小孫女的口糧也受到影響。
  90歲高齡婆婆無法上樓
  一聽說停電了,住在23棟15樓的住戶王女士徹底傻眼:“婆婆90多了,又只能坐輪椅,我家住15樓,我就算想背她上樓都沒法啊。”
  帶小孫子在外逛了一天
  同住15樓的另一位劉女士,早上帶著1歲半的孫子出門遛彎。快11點時,婆孫倆準備回家做飯,卻上不了樓。劉女士只得帶著孫子出門隨便吃了一點,又繼續在小區周圍散步。“說得好聽點叫散步,說得不好聽點就是流浪,外頭晃了一天了。”
  最新進展
  昨晚10點小區恢復供電
  瀚林花園物管處一負責人告訴記者,“府青開關站線路故障”,造成小區突發停電。這一說法與記者從供電部門瞭解到的情況一致。
  那為啥不用發電機應急呢?這位負責人解釋,10日應急發電時,發電機輸油管出了故障,並被生產廠商帶走維修。因此沒有替代發電機,加上也沒料到昨日又會突發停電,這才搞得住戶們包括物管方措手不及。截至昨晚10點,小區才全面恢復供電。
  成都商報記者 蔣超  (原標題:小區突發停電 老人餓了一頓午飯)
創作者介紹

肩背包包

fw28fwatq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