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面對錯綜複雜的經濟形勢,工業和信息化系統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認真貫徹落實中央出台的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的一系列政策措施。著力解決工業經濟運行中的新情況和突出問題,加快推進工業總體提升和轉型升級。上半年,我國工業經濟運行總體平穩,結構調整穩步推進,信息消費在經濟增長中的拉動作用進一步凸顯,二季度以來經濟運行中的積極變化不斷增加,但穩中向好的基礎仍不穩固,下行壓力依然較大。
  一、總體情況
  (一)生產增勢緩中趨穩,向好趨勢逐月增強。國家統計局發佈的數據顯示,上半年,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8.8%,增速同比回落0.5個百分點。其中,一季度增長8.7%,二季度增長8.9%,6月當月增長9.2%。從環比看,4、5、6三個月分別增長0.71%、0.72%和0.77%,環比增速連續兩個月加快。占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比重達82.4%的製造業上半年增加值同比增長9.9%,增速同比僅回落0.1個百分點,運行態勢好於整體工業。另據國家統計局初步核算,上半年,全部工業增加值達到10.68萬億元,同比增長7.2%。
  
  (二)企業效益總體平穩,行業利潤有所回升。上半年,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主營收入51.4萬億元、利潤2.87萬億元、稅金2.2萬億元,分別同比增長8.6%、11.4%和8%。企業利潤進一步回升,但行業分化較為明顯。41個工業大類行業中,35個行業利潤較去年同期有所增長,1個行業持平,5個行業下降。其中,製造業利潤增長15.6%,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利潤增長22.3%,採礦業實現利潤同比下降14.6%。在綜合成本上升的壓力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主營業務收入利潤率仍達到5.57%,高出去年同期0.14個百分點。
  
  (三)結構調整穩步推進,轉型升級成效顯現。企業技術改造繼續推進,上半年,技術改造投資達到3.5萬億元,同比增長18%,比工業整體投資增速高出4.2個百分點,占工業投資比重達到了39.6%。高技術製造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2.4%,快於工業整體增速3.6個百分點,其中,電子及通信設備製造和醫葯分別增長了13.8%和13.4%。產能嚴重過剩矛盾有所緩解,國務院出台進一步優化企業兼併重組市場環境意見,工業和信息化部發佈了部分產能嚴重過剩行業產能置換實施辦法,分解落實了2014年淘汰落後和化解過剩產能任務,嚴格控制產能嚴重過剩行業新增產能。上半年,產能嚴重過剩行業投資增速大幅回落,鋼鐵、有色冶煉投資分別下降12.8%和7.3%,水泥、平板玻璃行業投資分別下降12.2%和5%。高耗能行業投資、生產增速明顯放慢,粗鋼、十種有色金屬和水泥產量分別增長3%、5.4%和3.6%。與民生相關行業投資增長較快,農副食品加工業、食品製造業投資分別增長19.4%和22%。在主要行業結構調整穩步推進的同時,各地區經濟運行質量也出現了積極變化。對能源資源依賴較強、重化工業比重較大的省份發展受到了較大的制約,結構調整早、轉型升級快的省份總體上表現出較強的抗風險能力,已逐步成為支撐全國工業平穩增長的中堅。
  (四)網絡基礎設施建設步伐加快,信息消費拉動作用明顯。實施“寬帶中國”戰略,創建“寬帶中國”示範城市,穩步推進三網融合,開展信息消費試點市(縣、區)建設和智慧城市試點,進一步推動了信息基礎設施建設和信息產業發展。上半年,信息消費規模達到13450億元,同比增長20%;基礎電信業務完成收入增長5.6%;增值電信企業收入增長23.6%。3G用戶累計達到4.71億戶,4G用戶達到1397萬戶。光纖接入用戶達到5393萬戶,占寬帶接入用戶的27.3%,平均每月提高1個百分點。IPTV用戶達到3094萬戶,增長22.1%。電子商務交易規模超過6.4萬億元,增長26.7%,其中網絡零售額增長36%。信息終端內銷5850億元,同比增長28%,其中智能手機、智能電視銷售量分別增長27%和15%。
  (五)政策效應陸續釋放,市場信心逐步改善。今年以來,中央在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方面又採取了一系列立足當前、行穩致遠的政策措施,有力地改善了實體經濟發展環境,穩定了社會預期,提振了市場信心。3-6月,國家統計局公佈的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分別為50.3%、50.4%、50.8%和51%,呈逐月回升態勢。其中,6月份新訂單指數達到52.8%,為去年10月以來的最高點;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同比分別下降2.3%、2%、1.4%和1.1%,降幅在逐月收窄。
  
  
  綜合看,當前我國工業發展良好的基本面沒有變。針對經濟運行中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中央保持定力、精準發力,出台了一系列預調微調和定向調控政策措施,並加大政策措施落實督查力度,隨著政策效應陸續釋放,積極因素增多,趨穩態勢開始顯現。但經濟運行中的不穩定、不確定性因素依然較多,仍存在一些突出矛盾和問題,主要表現在:
  一是投資增速持續放緩。上半年,固定資產投資增長17.3%,增速同比回落2.8個百分點,比一季度回落0.3個百分點,到位資金僅增長13.2%,低於去年同期6.9個百分點。製造業投資增長14.8%,同比回落2.3個百分點。民間投資增速回落幅度高於整體投資,中、西部地區投資增速高位回落。製造業投資增速放緩,一方面由於高耗能行業投資有所下降,更重要的是由於當前民間投資意願減弱、市場準入放開不夠、融資難融資貴、投資審批效率不高以及土地制約等突出問題導致的。投資增速持續放緩,導致工業發展後勁不足,不僅對當期更有可能對今後一段時期保持經濟平穩運行產生不利影響。
  二是出口增長面臨較大壓力。出口對輕工、紡織、電子等行業生產具有較大影響,尤其是對出口交貨值占全行業銷售產值比重超過一半的電子信息類產品影響更大。上半年,工業出口交貨值僅增長5.3%,其中,輕工和紡織行業出口交貨值分別增長5.5%和3.6%,同比回落1.2個和4個百分點;電子產品出口交貨值僅增長3.6%,同比回落3.7個百分點。發達經濟體總體保持複蘇態勢,但對我出口拉動弱於預期。發達經濟體實施“再工業化”戰略和部分勞動密集型產業向東南亞等周邊國家“分流”,使我國產品出口兩端受擠。
  
  三是企業成本和資金壓力仍未緩解。今年以來,企業面臨的市場、成本和資金壓力進一步加大,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每百元的主營業務收入中平均成本支出比2011年同期高1.2元左右,比去年同期高0.4元左右。從2012年初開始,應收賬款資金占用增加,拖欠問題加劇,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月末應收賬款增幅持續高於主營業務收入增幅,到今年6月末,應收賬款達到10萬億元,同比增加1.1萬億元,增幅達12.7%,高出上半年企業主營業務收入增幅4.1個百分點。地方和企業普遍反映,應收賬款增加對生產經營造成的壓力甚至比融資難、融資貴更大。在應收賬款快速增加的同時,企業產成品庫存增長也在加快,加重了企業資金壓力。上半年,工業企業產成品庫存同比增長12.6%,較去年同期上升5.4個百分點,高出上半年企業主營業務收入增速4個百分點。此外,一些地方和企業對金融系統惜貸、壓貸和抽貸的情況反映強烈,企業的財務成本顯著上升。上半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財務費用同比增長16.5%,同比提高13.9個百分點;其中利息支出增長11.2%,同比提高6.2個百分點。在市場、成本、資金等多重壓力下,一些行業和企業生產經營狀況較為困難,中小微企業更為突出。上半年,中小微企業財務費用增長17.5%,目前不少地方對中小企業貸款利率一般上浮30%以上。
  
  四是信息網絡基礎設施建設投入不足。“寬帶中國”戰略的相關政策仍有待落實,電信普遍服務補償機制有待推進完善,農村寬帶發展還受到一些制約,在寬帶建設、普遍服務等方面缺乏必要的政策支持,這些都將影響雲計算、大數據、移動互聯網等應用推廣,影響快速增長的信息消費需求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上半年,互聯網寬帶接入用戶僅新增899萬戶,與實現全年新增2500萬戶的目標差距仍然較大。
  二、分行業情況
  (一)原材料工業
  上半年,原材料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8.6%,增速同比回落1.4個百分點,比一季度減緩0.1個百分點。6月份,原材料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8.8%。上半年,原材料行業實現利潤總額5376億元,同比增長9.6%,增速同比增加0.7個百分點,比一季度提高3.8個百分點。今年以來,原材料行業生產經營困難較為突出,既受市場需求放緩、產能過剩矛盾突出等因素影響,也與國家主動加大調結構力度有關。
  
  冶金:上半年,冶金行業增加值同比增長7.7%,比去年同期回落3.4個百分點。全國粗鋼產量4.12億噸,鋼材產量5.52億噸,同比分別增長3%和6.4%,增幅同比分別回落4.4個和3.8個百分點。國內粗鋼表觀消費量(生產量-出口量+進口量)為3.76億噸,同比僅增長0.4%,生產增長主要靠出口消化。鋼材出口量升價跌。上半年,全國累計出口鋼材4101萬噸,同比增加1031萬噸,增長33.6%;鋼材出口平均價格為792美元/噸,同比下降9.1%。鋼材價格總體呈低位運行態勢。今年以來,受產能加快釋放影響,鋼材市場供需矛盾進一步加劇,價格持續下跌。據鋼鐵工業協會統計,6月30日,國內市場鋼材綜合價格指數為92.99點,比2013年12月末下降6.2%,併為2006年2月份以來最低水平。盈利狀況有所改觀。得益於進口鐵礦石價格明顯下降(到6月末鐵礦石價格比年初下降了近1/3),鋼鐵行業經營狀況有所好轉。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統計的會員鋼鐵企業,1、2月份盈虧相抵盈利狀況分別為凈虧損11.34億元和17.52億元,從3月份開始實現扭虧為盈,3-6月分別實現利潤5.3億元、12.25億元、28.47億元和57.61億元。
  
  
  有色:上半年,有色金屬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2.6%,增速同比加快0.5個百分點。十種有色金屬產量為2089萬噸,同比增長5.4%,增速同比回落4.6個百分點;銅材、鋁材產量分別增長17.1%和19.6%。銅材進口量升價跌,鋁材出口低速增長。上半年,進口未鍛軋銅及銅材252萬噸,同比增長25.9%(上年同期為同比下降20%);進口均價7441美元/噸,同比下跌7.8%。出口未鍛軋鋁及鋁材186萬噸,同比增長6%。有色金屬期貨價格震蕩回升,鋅價上漲明顯。國內有色金屬期貨價格在3月中旬跌至底位後,二季度在波動中震蕩回升,其中鋅價受供應短缺影響在6月份漲幅較大。6月末,上海市場銅、鋁、鋅三個月期貨價格分別收於49580元/噸、13475元/噸和15945元/噸,比一季度末分別提高2790元、460元和1145元。企業利潤降幅收窄,但生產經營困難依然十分突出。上半年,規模以上有色金屬企業實現利潤總額746億元,同比下降1.9%,降幅比一季度收窄12.4個百分點。主營業務收入利潤率為2.8%,較去年同期回落0.37個百分點。企業虧損面達到21.5%,同比擴大1.1個百分點。
  
  建材:上半年,建材行業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0.5%,增速比去年同期減緩1.6個百分點,比一季度回落0.5個百分點。主要建材產品產量增速放緩。上半年,水泥產量11.4億噸,增長3.6%,同比回落6.1個百分點;平板玻璃產量4.11億重量箱,增長4.7%,同比回落6.1個百分點。水泥、平板玻璃價格呈現不同程度下跌,但總體仍高於去年同期。據建材聯合會統計,6月份,重點建材企業水泥月均出廠價347.99元/噸,比去年末下跌5.64元/噸。受新增產能釋放影響,平板玻璃價格下跌明顯。6月份,平板玻璃月均出廠價61.1元/重量箱,較上年末下跌2.4元/重量箱。效益狀況良好。上半年,建材行業實現利潤總額2011億元,同比增長18.8%。主營業務收入利潤率為6.29%,同比提高0.31個百分點。其中,水泥和平板玻璃實現利潤分別增長52.7%和24.1%。
  
  
  石化行業:上半年,受國內外和下游市場需求放緩以及產能過剩矛盾突出等影響,石化行業生產、投資增速回落,主要產品價格下跌,企業效益狀況下降,下行壓力依然較大。生產增勢放緩。石化工業完成增加值同比增長7.1%,增速同比回落0.8個百分點,比一季度減緩0.1個百分點;其中化學工業增加值增長11.1%,同比回落0.7個百分點。部分行業開工率嚴重不足。據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統計,上半年,煉油行業裝置平均開工率僅為70%,燒鹼開工率約為80%,聚氯乙烯開工率不足70%,電石開工率僅為65%,甲醇開工率為62%。投資增速高位回落。上半年,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石油加工、煉焦和核燃料加工業完成投資同比分別增長18.5%和7%,增速同比分別回落7.2個和14.3個百分點;化學原料和化學製品業、橡膠和塑料製品業完成投資增長7%和17.1%,回落7.3個和3.9個百分點。盈利能力下滑。綜合生產成本上升和產品價格下降繼續擠壓企業利潤空間。上半年,石化行業實現利潤同比增長6.3%。其中,石油及煉化行業利潤增長3.9%,化工行業利潤增長9.2%。上半年,化工行業主營收入利潤率僅為4.5%,同比下降0.05個百分點。
  
  (二)裝備工業
  今年以來,裝備工業生產和效益同步回升,提質增效升級步伐加快,運行態勢良好。生產增勢基本平穩。上半年,裝備製造業完成增加值同比增長11.2%,增速同比加快2個百分點,其中,1-2月份增長12.7%,3、4、5三個月均增長10.4%,6月份增長10.7%。分行業看,汽車製造業、通用設備、專用設備製造業增加值同比分別增長13.4%、9.9%和8.6%,增速同比分別加快1.7個、0.7個和1.4個百分點,鐵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運輸設備製造業增長11.2%,加快9個百分點。出口好於去年同期。上半年,裝備製造業完成出口交貨值同比增長5.8%(去年同期同比下降2.9%),其中6月份增長9.3%(去年同期同比下降3.4%),在去年較低基數呈現恢復性增長態勢。投資增長加快。上半年,裝備製造業完成固定資產投資2.15萬億元,同比增長15.7%,增速同比提高2.1個百分點,占製造業固定資產投資比重的29.6%。效益水平繼續提升。在汽車行業利潤快速增長等拉動下,上半年,裝備製造業實現利潤總額7145億元,增幅達20%。主營業務收入利潤率為6.85%,同比提高0.49個百分點。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呈現積極變化。上半年,金屬切削機床數控化率達到30.2%,同比提高3.5個百分點。節能環保設備生產增勢良好,大氣污染防治設備產量增長14.2%。我國自主設計研製並代表世界最高水平的±800KV直流輸電換流變電器通過產品技術鑒定,±1100KV直流乾式平波電器和1100KV交流變壓器絕緣完成技術鑒定。
  
  
  汽車行業:據汽車工業協會統計,上半年,汽車產、銷量分別為1178萬輛和1168萬輛,同比增長9.6%和8.4%,繼續保持平穩增長。其中,乘用車產、銷量分別增長12.1%和11.2%;分車型看,SUV和MPV增長明顯,均超過30%。新能源汽車進入快速發展階段。上半年,新能源汽車產銷量分別達到2.07萬輛和2.05萬輛,同比分別增長2.3倍和2.2倍。行業集中度進一步提高。上半年,汽車銷量排名前十位的企業(集團)共銷售汽車1050.69萬輛,同比增長10.7%,占汽車銷售總量的89.9%,較去年同期提高1.9個百分點。自主品牌乘用車市場占有率下降。上半年,自主品牌乘用車銷售363.03萬輛,同比增長1.8%,占乘用車銷量的37.7%,同比下降3.5個百分點。自主品牌轎車銷售136.82萬輛,同比下降15.3%,占轎車銷量的22.2%,較上年同期下降5.5個百分點。效益狀況良好。上半年,汽車行業實現利潤2982億元,同比增長29.1%。主營業務收入利潤率達到9.32%,較去年同期提高1.02個百分點。
  
  船舶行業:隨著世界船運市場的逐步好轉,我國船舶行業開始走出困境,造船三大指標增勢均有所好轉。上半年,全國造船完工量1743萬載重噸,同比下降15.4%,降幅同比收窄20.6個百分點;新承接船舶訂單量4080萬載重噸,增長78.2%,在去年同期同比增長1.13倍的基數上繼續呈現恢復性快速增長。截至6月底,手持船舶訂單量15206萬載重噸,增長39.5%(上年同期為下降13.4%),比2013年底手持訂單增長16.1%。上半年,我國造船完工量、新接訂單量、手持訂單量分別占世界市場份額的37.8%、57.6%和48%,同比分別提高2.5個、11.5個和3.7個百分點。
  (三)消費品工業
  消費品工業運行態勢總體平穩。上半年,完成增加值同比增長8.7%,增速同比回落0.6個百分點,比一季度加快0.4個百分點。出口交貨值同比增長5%,比去年同期回落1.9個百分點,比一季度加快1.1個百分點。上半年,消費品工業實現利潤總額9036億元,同比增長10.8%;主營業務收入利潤率為6.08%,比去年同期略有提高。
  
  輕工:上半年,輕工行業完成增加值同比增長8.7%,增速同比回落1.1個百分點,比一季度回落0.3個百分點,6月份當月增長8.3%。食品行業生產增速繼續走低。上半年,農副食品加工和食品製造行業增加值同比分別增長8.6%和8.9%,增速同比回落0.5個和2.9個百分點;酒、飲料和精製茶製造行業增長8.4%,同比回落1.3個百分點。大食品行業在輕工行業增加值中所占比重為46.6%,其增速回落影響輕工行業增速回落0.58個百分點。產品出口出現分化。上半年,輕工行業出口交貨值同比增長5.5%,同比回落1.2個百分點,比一季度加快1.7個百分點。鞋類、塑料製品和燈具出口額同比分別增長10.5%、6.1%和27.5%,同比回落0.4個、12.3個和0.5個百分點;傢具和箱包出口額同比分別下降6%和5.6%(上年同期分別增長13.7%和16%)。投資整體保持較快水平。上半年,農副食品加工、食品製造行業完成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分別增長20.6%和22.8%,酒、飲料和精製茶製造行業投資增長21.2%,木材加工及相關製品、傢具製造行業投資分別增長20.7%和28.6%,文教、工美、體育和娛樂用品等行業投資增長27.7%;這些行業(除食品製造)去年同期增速都在25%以上。效益情況基本正常。上半年,輕工行業實現利潤5741億元,同比增長11.1%。主營業務收入利潤率為5.65%,較去年同期略有提高。其中,農副食品加工行業利潤同比增長4.8%,食品製造行業利潤增長12.7%,造酒行業同比下降8.1%,家用電器行業利潤增長26.6%。
  
  
  紡織:上半年,紡織行業完成增加值同比增長7.5%,增速同比回落1.4個百分點,比一季度加快0.2個百分點。主要產品中,紗、布產量分別增長8.7%和3%,服裝產量增長3.8%,化學纖維產量增長7.5%。出口形勢總體低迷。上半年,規模以上紡織企業完成出口交貨值同比僅增長3.6%,增速同比回落4個百分點。另據海關統計,上半年,我國紡織紗線、織物及製品出口額,服裝及衣著附件出口額,同比分別僅增長4.2%和4.1%。據紡織聯合會反映,前5個月在美國、日本紡織品服裝進口份額中,我產品占比分別為35.3%和67.1%,同比分別下降0.8個和3.9個百分點,我紡織品服裝在歐盟進口份額中也呈下降趨勢。行業投資保持較快增長。上半年,紡織業和服裝服飾業完成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分別增長14.9%和20%,增速同比加快4.2個和1.4個百分點;化學纖維製造業投資增長14.1%,同比回落5.3個百分點。盈利水平有所提高。上半年,規模以上紡織企業實現利潤1444億元,增長11.9%;主營業務收入利潤率4.74%,同比提高0.14個百分點。
  
  
  (四)電子信息產業
  在信息消費拉動下,電子製造業保持較快增長態勢。上半年完成增加值同比增長11.6%,增速同比加快0.2個百分點,比一季度提高0.3個百分點。主要產品產量中,移動通信基站設備增長146%,筆記本計算機增長9.6%,彩電產量增長12.6%,手機產量增長14%。出口增速放緩。上半年,出口交貨值同比增長3.6%,增速同比回落3.7個百分點,比一季度提高0.7個百分點。其中,電子計算機、電子元器件和通用設備出口交貨值分別增長1%、1.1%和10.8%,增速同比回落1.9個、5.7個和12.8個百分點。家用視聽設備在去年同期下降4.2%的基礎上增長9.1%。盈利狀況有所改善。上半年,電子製造業實現利潤總額1477億元,同比增長24.1%。主營業務收入利潤率為3.82%,同比提高0.49個百分點。企業虧損面仍然居高不下,達到24.8%。
  
  
  軟件業持續保持平穩增長。上半年,我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實現軟件業務收入16929億元,同比增長21%,比去年同期回落3.5個百分點。其中6月份完成軟件業務收入同比增長21.4%,比5月提高0.8個百分點。實現利潤增長22%。
  三、分地區情況
  東部地區生產逐步恢復,中西部、東北部地區多數省份繼續放緩。上半年,東部地區由於結構調整早,轉型升級快,總體表現出較強的抗風險能力,增加值同比增長8.4%,增速同比回落0.3個百分點,比一季度加快0.3個百分點;和一季度相比,10個省份整體呈現“八升一平一降”的態勢,其中,北京、河北(僅增長4.6%,同比回落6.7個百分點)、上海、浙江、福建、山東、廣東、海南等8個上升;中西部和東北部地區由於基礎產業相對集中,產業結構相對單一,增長壓力較大。其中,中部地區增加值增長8.8%,增速同比回落1.2個百分點、比一季度回落0.1個百分點。6個省份工業增加值增速較一季度呈現“一升一平四降”的態勢,其中,山西工業增加值僅增長4.5%,同比回落6.3個百分點,河南持平。西部地區增長10.8%,增速同比加快了0.3個百分點,比一季度加快0.4個百分點;12個省份工業增加值增速較一季度“五升一平六降”,其中,內蒙古、四川、雲南、西藏、陝西上升,重慶持平。東北部地區受能源資源等上游行業不景氣的拖累,平穩發展壓力大。東北三省工業增加值增速較一季度“二升一降”,其中,遼寧、吉林上升,黑龍江工業增加值僅增長2%,同比回落6.4個。
  
  東部、東北地區利潤增長較快,中、西部地區利潤繼續下降。上半年,東部地區實現利潤為16909.8億元,同比增長12.9%;企業虧損面為16.7%,同比減少1個百分點;虧損企業虧損額為1668億元,增加5.4%。中部地區實現利潤為5177億元,同比增長10.6%,有兩個省份利潤同比下降;企業虧損面為9.6%,同比減小0.8個百分點;虧損企業虧損額為675.6億元,增長8.9%。西部地區實現利潤4305億元,同比增長4.4%,有六個省份利潤同比下降;企業虧損面為22.2%,同比擴大1.3個百分點;虧損企業虧損額為997億元,增長18%。東北部地區實現利潤為2258.6億元,同比增長11.5%,黑龍江利潤同比下降;企業虧損面為14.1%,同比減少0.4個百分點;虧損企業虧損額為440.2億元,降低7.1%。
  在實現利潤列前五位的省份中,山東和江蘇實現利潤分別為4129億元和3680億元,同比增長8.5%和16.3%,增幅同比回落1.6個和0.7個百分點,拉動全國工業利潤增長1.13個和1.8個百分點;廣東、河南和浙江實現利潤分別為2779億元、2168億元和1555億元,同比增長25.5%、1.8%和12.4%,增幅同比回落0.2個、9個和0.6個百分點,拉動全國工業利潤增長1.97個、0.13個和0.6個百分點。五省實現利潤合計14313億元,占全國工業實現利潤的50%。
  東部地區轉型引領作用明顯,中西部地區面臨總量增長和質量提升雙重壓力。東部地區面對市場倒逼壓力,在技術創新、產業升級、開拓國際市場和資源方面先行先試,涌現了一大批具有高科技含量的產業和企業,智能裝備、電子商務、生物醫葯等新興產業發展勢頭良好。中西部地區實現穩增長和運行質量提升面臨壓力增大。據我部對全國31個省市上半年工業運行質量24個指標進行評價,結果顯示今年一季度和二季度全國工業運行質量綜合指數分別為88.79和88.81,比去年同期分別增長6.21%和5.33%。其中,工業運行表徵指數分別達到95.15和95.21,同比增速分別為3.27%和3.55%;工業驅動要素培育指數分別達到83.98和85.18,同比增速分別為8.97%和9.09%。上半年工業運行質量綜合指數前5位地區分別是天津、上海、廣東、江蘇、福建。分地區看,東部地區一、二季度工業運行質量綜合指數分別達到94.98和95.23,同比增長8.12%和8.35%,在工業提質增效升級上繼續領跑全國,東部地區應重點提升“運行績效”和“技術創新”水平,在提高勞動生產率、穩定銷售利潤率、鼓勵企業加大研發投入等指標上下功夫。中部地區上半年工業運行質量提升並不理想,明顯低於東部地區和西部地區。一、二季度工業運行質量綜合指數分別達到68.13和68.31,同比增長4.57%和3.89%,分別低於去年同期4.23和5.11個百分點。中部地區應重點提升“穩增長”和“結構優化”水平,在穩定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增強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盈利能力、提高產業集中度等指標上下功夫。西部地區一、二季度工業運行質量綜合指數為62.56和64.03,增長6.28%和5.75%;應重點提升“運行績效”和“結構優化”水平,在提高勞動生產率、嚴控單位工業增加值能耗、提升高技術產業增加值占工業增加值比重等指標上下功夫。
  四、有效實施一些兼顧當前和長遠的政策措施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工業是我們的立國之本”。歷史經驗反覆證明,工業始終是一個國家和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根基所在。即使到了2020年我國工業化基本實現,工業依然是支撐國民經濟的主體。中國要成為真正的經濟強國,必須努力建設工業強國。未來五到十年,我國正處於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戰略機遇期,也是改革攻堅、轉型升級和矛盾凸顯的關鍵階段。如果沒有強大、堅實的工業做支撐,國家擴大內需、區域平衡發展、“信息化、城鎮化和農業現代化”同步推進等重大戰略任務的實施就缺乏穩定的基礎和保障;信息通訊、電子商務、研發設計、金融、物流等占現代服務業六成以上的生產性服務業都將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整個國民經濟效率和技術創新水平的提高也就失去了根本和動力。因此,我們必須堅定不移實施工業強國戰略,緊緊圍繞到2020年基本實現工業化的宏偉目標,加快推進工業化中期向後期順利過渡,真正建成在全球具有較強行業影響力、市場控制力和國際競爭力的一流工業強國。
  當前,我國經濟已經進入中高速增長的“新常態”,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但經濟發展正處於階段性調整並將持續一段時間,工業經濟運行穩中有憂,下行壓力依然較大,一些領域存在的潛在風險不容忽視。我們既要堅持穩中求進、改革創新,又要樹立“底線思維”,在保持宏觀政策基本取向穩定的同時,處理好短期穩增長與長遠調結構、增長速度與質量效益的關係,把促進工業轉型升級作為關鍵和重點,有效支持實體經濟做大做強,積極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保持工業持續健康發展。
  (一)積極探索支持工業發展的新方式,充分激發內在動力和活力。充分發揮市場決定性作用,不斷完善價格形成、市場供需、競爭和退出等機制,積極引導勞動力、土地、資金、資源等要素合理流動,提高工業生產效益。充分發揮市場在淘汰落後產能、企業兼併重組、化解產能過剩中的作用,提高產業發展的質量和效益。強化政府在發展戰略、規劃、政策、標準等方面的監督、調控和引導作用,進一步減少審批事項,更多轉為事中、事後監管,縮短辦事流程,最大限度減少對企業的不當干預,切實賦予企業更多自主權。進一步突出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集中力量解決事關工業發展大局、但市場不能有效發揮作用的瓶頸問題。深入開展工業運行質量評價工作,健全完善工業運行監測體系和激勵約束機制,促進各地區、企業更加註重結構調整、技術創新。加大對京津冀大氣污染治理、清潔生產、食品醫葯、安全保障能力建設、重點行業智能化信息化水平提升、重點裝備自主化發展等方面的支持力度。加快落實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政策舉措,儘快出台優惠政策實施細則。
  (二)加大技術改造投資支持力度,帶動社會投資發揮關鍵作用。圍繞全面深化改革精神,發揮好技術改造短期拉投資、穩增長與長期推創新、促轉型的關鍵作用。儘快啟動固定資產加速折舊政策試點,鼓勵企業加快設備升級換代。加強產業政策和財稅金融政策的協同,形成政策合力,加強儲備政策研究,探索發佈導向目錄,完善技術改造政策環境。推動中央投資加大對企業技術改造的引導和支持力度,聚焦制約產業發展的關鍵問題,改革創新管理模式,理順工作機制,通過貼息等方式,拉動銀行等各方面資金支持企業技術改造,保持工業投資穩定增長,增強產業競爭力。建立以政府引導、市場化運作的首台(套)重大技術裝備保險機制和示範應用制度,加快首台(套)重大技術裝備的推廣應用。進一步完善淘汰落後產能中央財政獎勵資金政策,適當提高獎勵資金標準。
  (三)完善化解產能過剩配套政策,逐步建立市場化長效機制。反思我國產能過剩,既有經濟周期的原因,也有深層次的體制原因。解決之道,要按照控制增量、優化存量、建立長效機制的總體思路,用發展的理念、改革的辦法和市場的手段,綜合運用法律、經濟和必要的行政手段,標本兼治,長短結合,對症下藥。控制增量,運用疏堵結合的思路,實施產能等量減量置換,開展跨地區產能置換指標交易,引導有效產能向優勢企業和更具比較優勢的地區集中,嚴禁建設新增產能項目。優化存量,嚴格實施環保、能耗等標準,運用差別電價和懲罰性電價、水價等價格杠桿,倒逼落後和過剩產能退出;逐步優化市場環境,推動重點行業破局性重大兼併重組,帶動全行業整合和轉型升級;不斷完善行業準入規範管理,強化事中事後監管。建立長效機制,深化投資、財稅體制改革,理順資源、要素價格形成機制;在明確責任的前提下,進一步簡政放權;清理廢除各類違法實行的土地、稅收、電價等優惠政策,營造公平競爭環境,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為更好地提高市場化退出機制的效率,國家應為企業退出和重組創造不可缺少的外部條件,進一步完善淘汰落後產能中央財政獎勵資金政策,落實使用失業保險基金支持企業穩定就業崗位的有關政策,解決因企業兼併重組、化解產能過剩和淘汰落後產能可能造成的局部範圍內職工集中失業等問題。
  (四)進一步推進兩化融合,引導中國製造向“中國智造”轉型。兩化深度融合是建設製造強國的制高點和切入點。加快發展智能產品和智能製造裝備。推動數控技術和智能技術在重點產品的滲透融合,推動產品數字化、智能化、網絡化,提高產品信息技術含量和附加值,推動工業產品向價值鏈高端跨越。開發和應用一批標誌性的重大智能成套裝備,突破工業機器人、增材製造設備等關鍵裝置和部件。大力發展關鍵設計工具軟件、數字化設計與仿真分析軟件以及工業控制系統等核心工業軟件。加快推廣智能製造生產模式。廣泛應用數字化設計及仿真優化,建立持續改進、及時響應、全流程創新的產品研發體系。加強生產過程中數字化控制、製造執行系統、自動化物流、狀態實時檢測與自適應控制等數字化、智能化技術的應用,加快建立以數字化車間和智能化工廠為代表的現代生產體系,推行小批量定製生產模式,實現遠程定製、異地設計、多地生產的協同生產新模式。加快推行企業兩化融合管理體系。制定完善企業兩化融合管理體系國家標準和行業標準。推動建立全國性第三方認定服務體系,選擇重點企業重點行業重點區域開展試點,推動企業建立、實施和改進兩化融合管理體系,提升信息化環境下的競爭力。加快推進互聯網與工業融合創新。支持企業利用工業雲服務平臺,推進製造資源開放共享,實現製造需求和社會化製造資源的對接。鼓勵發展基於互聯網的按需製造、眾包設計等新型製造模式。推動基於消費需求動態感知的研發、製造和產業組織方式變革,形成個性化定製生產新模式。鼓勵企業利用移動互聯網,創新電子商務與製造業的集成應用模式。促進工業大數據集成應用,提升工業全產業鏈智能決策水平和效率。
  (五)加快建立和實施涉企收費清單制度,切實減輕企業負擔。在相對複雜的經濟環境下,企業負擔給企業帶來的壓力更加凸現,應採取有效措施儘快妥善解決,進一步釋放民間投資潛力。落實《進一步加強涉企收費管理減輕企業負擔的通知》要求,各有關部門、各地區應儘快將涉企收費目錄清單對外公佈,接受社會監督。切實規範行政審批前置服務項目及收費,取消沒有法律法規依據的前置服務項目。制定完善涉企收費管理的配套措施,取消違規設立的涉企收費項目,清理規範行業協會、中介組織涉企收費行為,對企業反映強烈、社會影響惡劣的亂收費問題堅決予以曝光並嚴肅處理。
  (報告中引用的數據除特別註明外,均為國家統計局公佈數據)
     (原標題:2014年中國工業經濟運行上半年報告)
創作者介紹

肩背包包

fw28fwatq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