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評論
  □濟北南
  近日,教育部涉外監管信息網公佈了一萬餘所正規海外院校的名單。教育部相關負責人提醒,出國留學一定要擦亮雙眼選擇正規學鞋別被“野雞大學”忽悠了。教育部公佈的海外正規學校名單,包括了美、英、澳、加等44個中國公民主要留學國家〃2月23日《京華時報》)
  教育部發佈萬餘所正規海外院校名單,是個值得肯定的舉措。顯然,能把一萬餘所正規海外院校調查清楚,是下了工夫的;而公眾也可完全根據“排除法”,找出那些正在騙人的“野雞大學”。在留學人數與日俱增、出國留學成為風尚的當下,教育部發佈這樣的信息自然能夠讓公眾明辨“李逵”與“李鬼”,以免上當受騙。
  然而,上“野雞大學”的那些人,尤其是名人,他們未必不知道這些大學就是所謂的“野雞大學”,也未必不知道自己上“野雞大學”的混文憑本質、寫了什麼樣的論文以及學到了多少真本事。一個誰也繞不開的問題是,在我國當下,有些時候,無論是升職還是求職,都需要一定的學歷和文憑來充門面。這就是我們常說的“學歷崇拜”。
  我國的“學歷崇拜”,有些已經完全是形式主義,這讓我國成為“野雞大學”的主要市場。澳大利亞有位打假專家曾說:“中國是野雞大學的富礦。”美國一位遠程教育與培訓認證委員會負責人也表示,關於野雞大學騙人的故事,他聽得最多的就是從中國學生那裡。問題也便來了,國人何以愛上“野雞大學”除了經濟方面“不差錢”之外,國人太需要文憑和學歷來幫助完成職場上的晉級了!
  報“野雞大學”的學員不少是“體制內人”。包括一些國企或國家行政事業單位的中高層管理人員、機關幹部。有些時候,學歷尤其是洋學歷,是完全能夠成為“晉升資本”的。
  “學歷崇拜”現象,是我國用人體制機制的大問題。當下社會,沒有學歷,敢於表露自己就是中專、高中或是大專學歷的達官貴人,實為少數。沒有學歷,往往是被人看不起或是被自己看不起的重要原因。然而,學歷不過是一個學習的歷程,文憑不過是一紙憑證,它既證明不了國人內心的強大,也未必能證明自己的學識與能力。
  這讓人想到了留學多年、學富五車的我國最負盛名的學者——陳寅恪先生。這位被稱為“教授的教授”的陳寅恪先生,長時間留學歐美,精通多門外語,卻沒有混得一紙文憑,但還是被清華大學國學研究院聘任,併成為“四大國學導師”之一。如果陳寅恪先生活在當下,他回國之後,還能不能到大學里去教書;即便是教書,能不能混得一個所謂的職稱
  從官場到坊間,國人似乎都喜歡拿學歷說事。以至於人人都是文憑的粉爽大家都是學歷的擁躉。但這樣的評價機制卻未必科學。人大教授彭劍峰說:“不同地區採取不同方式引進人才本無可厚非,只是目前在人才引進方面有些問題。人才引進,第一不要搞面子工程,第二不要搞形式主義,要關註價值創造,第三要提供能為人才發揮能力的場所和環境。”但是,又不得不承認,從每一個人的心理,到體制內的各種文件和制度,破除“學歷崇拜”都不是一件易事。
  濟北南  (原標題:曬“野雞大學”易,除“學歷崇拜”難)
創作者介紹

肩背包包

fw28fwatq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